首页 > 正文
湛江治疗脱发的医院

广州市头发种植排名,广州头发移植手术价格,福州都有哪些植发医院,广州荔湾区人民医院植发价格,毛发移植真的有效吗,广州治脱发医院哪个好,广州植发手术得花多少钱,头发烧伤可以种植吗,广州市头发种植机构,荔湾区人民医院植发科

  原标题:法制日报:中介不与家政人员签合同,更愿给新人介绍活儿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聘请保姆、护工,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老年化趋势加深的背景下,家政服务市场越来越大。然而,在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数量日益增多的同时,家政人员劳动权益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

  近日,中国(广州)第二届家庭服务行业圆桌会议举行。会议发布了中国家政产业首个“由政府部门牵头、产学研相结合”的数据报告。报告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家政服务支出一直呈两位数增长,母婴护理、家庭教育、护理陪护需求旺。家政服务仍然以熟人介绍为主,但超半数家政服务员未购买相关保险。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称,不少家政人员表示,他们在从事家政服务期间没有与家政机构或者雇主签订相关的合同或协议,尤其当雇主是熟人介绍的情况下,以口头协议居多。

  未购买相关保险、未签订合同或协议,家政人员在劳动权益保障方面还面临哪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今年5月,杨婷从老家山东青岛来到北京,经同村人介绍,她到一家家政公司参加培训。

  “说是家政公司,其实那就是一个中介机构。培训了几天,公司就给我做了登记。有活儿了,他们就会发布信息,如果我觉得合适的话就去应聘。”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她应聘过一个月嫂职位,看到中介发布了用人信息后,她觉得工作地点离她租住的地方比较近,于是决定去面试。

  “面试完了,对方觉得我比较合适,再把价格谈妥,这件事基本上就可以定了。”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面试完并且和雇主谈好条件后,中介会准备一份协议,由中介、雇主和她本人共同签订。

  “就是签这样一份协议,公司会从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中抽取一定的提成作为中介费,之后就没有公司什么事了。”杨婷说。

  是否与家政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或其他协议?“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在一个雇主家做完了,换新的雇主的时候会重新签一份协议,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杨婷说。

  为进一步了解家政行业有关情况,《法制日报》记者又联系了家政从业人员王敏。

  王敏来自河北沧州,目前居住在北京昌平。“我干这一行有10年了,之前在物业干,后来做家政。”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她工作过的家政公司和中介都不签劳动合同。“我做保洁,公司那边介绍活儿之后,我会和公司还有雇主签个合约或者协议,时间能管一年。第一个月工资给公司,他们扣20%之后再给我,第二个月开始雇主就直接给我钱了”。

  王敏告诉记者,在这一年内,如果雇主那边不需要她了,公司会给她安排另外的活儿,不会收取额外的钱。

  “我还曾在一家皮包公司工作过。这样的皮包公司承包了物业的活儿,再从社会上招工。公司安排去哪一户,我们就去哪一户,按月发工资。这样的皮包公司不会签任何协议。”王敏说。

  事实上,在只签订三方协议的情况下,家政从业人员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在10年家政服务工作经历中,王敏曾遇到过几家“不讲理”的家政公司。

  据王敏介绍,在签订了“管一年”的三方协议后,她自己也有几次出现做不够一年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公司会再给我找一家,但是我也遇到过迟迟不给推荐新工作的公司。”王敏说,出现这种情况之后,家政公司再给介绍就属于免费介绍了。一般来说,公司会更倾向于给“新来的”介绍活儿,这样公司可以拿20%的提成。

  “公司通常都会让我等等,其实就是不愿意给找了。我也懒得去找他们,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找另一家中介挣点钱。”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10年来,她就是这样游走于多家家政公司与中介之间,有合适的活儿就会去。如果发生违约不给继续介绍活儿的情况,她就换另外一家家政公司或中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不少人习惯在网站或者App上叫家政服务。

  记者下载了一款家政App,上面可以提供各种常见的家政服务项目,如小时工、保姆、家电清洗等。记者通过这款家政App请了名保姆,随后,当记者通过家政App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保姆电话时,却被告知找错人了。大约1个小时后,一名男子打来电话,自称是某家政公司的,询问起刚才请保姆的事情。

  在聊天过程中,男子自称是上述家政App的工作人员,在记者告知其相关要求后,他表示可以安排1名保姆面试。

  记者又询问安排面试的保姆与家政App的关系,这名男子表示,保姆就是他们公司的。

  这名保姆是否与公司签订了合同?这名男子表示,保姆与公司签过合同,是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此可以放心。

  不过,这名男子随后又告诉记者,雇主需要与家政App、保姆签订一份三方协议。

  既然保姆已经与公司签过合同,那雇主只需与公司签约就行了,何必要签三方协议?见记者提出疑问,工作人员含糊其辞,随后挂断电话。

  除了通过家政公司或中介介绍,熟人间的介绍也是家政服务人员寻找工作机会的一种常见形式。

  熟人间的介绍是否会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协议呢?

  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刘女士不久前经熟人介绍,给母亲请了一名保姆。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平时不在家,母亲生活自理困难,于是在邻居的介绍下,请了一名老家在河北的保姆。

  “我与保姆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协议,都是口头上的约定。保姆是自己单干,没有公司也不通过中介,都是经过熟人间介绍接活儿。”刘女士说。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张女士也在熟人介绍下请了一名月嫂。

  “我们和月嫂之间没有签合同或协议,就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刚开始说的是一个月,后来我妈妈从外地赶来帮忙照顾孩子,就让月嫂离开了,月嫂也没有说啥。”张女士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家政人员为化名)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法制日报:中介不与家政人员签合同,更愿给新人介绍活儿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聘请保姆、护工,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老年化趋势加深的背景下,家政服务市场越来越大。然而,在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数量日益增多的同时,家政人员劳动权益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

  近日,中国(广州)第二届家庭服务行业圆桌会议举行。会议发布了中国家政产业首个“由政府部门牵头、产学研相结合”的数据报告。报告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家政服务支出一直呈两位数增长,母婴护理、家庭教育、护理陪护需求旺。家政服务仍然以熟人介绍为主,但超半数家政服务员未购买相关保险。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称,不少家政人员表示,他们在从事家政服务期间没有与家政机构或者雇主签订相关的合同或协议,尤其当雇主是熟人介绍的情况下,以口头协议居多。

  未购买相关保险、未签订合同或协议,家政人员在劳动权益保障方面还面临哪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今年5月,杨婷从老家山东青岛来到北京,经同村人介绍,她到一家家政公司参加培训。

  “说是家政公司,其实那就是一个中介机构。培训了几天,公司就给我做了登记。有活儿了,他们就会发布信息,如果我觉得合适的话就去应聘。”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她应聘过一个月嫂职位,看到中介发布了用人信息后,她觉得工作地点离她租住的地方比较近,于是决定去面试。

  “面试完了,对方觉得我比较合适,再把价格谈妥,这件事基本上就可以定了。”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面试完并且和雇主谈好条件后,中介会准备一份协议,由中介、雇主和她本人共同签订。

  “就是签这样一份协议,公司会从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中抽取一定的提成作为中介费,之后就没有公司什么事了。”杨婷说。

  是否与家政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或其他协议?“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在一个雇主家做完了,换新的雇主的时候会重新签一份协议,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杨婷说。

  为进一步了解家政行业有关情况,《法制日报》记者又联系了家政从业人员王敏。

  王敏来自河北沧州,目前居住在北京昌平。“我干这一行有10年了,之前在物业干,后来做家政。”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她工作过的家政公司和中介都不签劳动合同。“我做保洁,公司那边介绍活儿之后,我会和公司还有雇主签个合约或者协议,时间能管一年。第一个月工资给公司,他们扣20%之后再给我,第二个月开始雇主就直接给我钱了”。

  王敏告诉记者,在这一年内,如果雇主那边不需要她了,公司会给她安排另外的活儿,不会收取额外的钱。

  “我还曾在一家皮包公司工作过。这样的皮包公司承包了物业的活儿,再从社会上招工。公司安排去哪一户,我们就去哪一户,按月发工资。这样的皮包公司不会签任何协议。”王敏说。

  事实上,在只签订三方协议的情况下,家政从业人员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在10年家政服务工作经历中,王敏曾遇到过几家“不讲理”的家政公司。

  据王敏介绍,在签订了“管一年”的三方协议后,她自己也有几次出现做不够一年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公司会再给我找一家,但是我也遇到过迟迟不给推荐新工作的公司。”王敏说,出现这种情况之后,家政公司再给介绍就属于免费介绍了。一般来说,公司会更倾向于给“新来的”介绍活儿,这样公司可以拿20%的提成。

  “公司通常都会让我等等,其实就是不愿意给找了。我也懒得去找他们,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找另一家中介挣点钱。”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10年来,她就是这样游走于多家家政公司与中介之间,有合适的活儿就会去。如果发生违约不给继续介绍活儿的情况,她就换另外一家家政公司或中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不少人习惯在网站或者App上叫家政服务。

  记者下载了一款家政App,上面可以提供各种常见的家政服务项目,如小时工、保姆、家电清洗等。记者通过这款家政App请了名保姆,随后,当记者通过家政App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保姆电话时,却被告知找错人了。大约1个小时后,一名男子打来电话,自称是某家政公司的,询问起刚才请保姆的事情。

  在聊天过程中,男子自称是上述家政App的工作人员,在记者告知其相关要求后,他表示可以安排1名保姆面试。

  记者又询问安排面试的保姆与家政App的关系,这名男子表示,保姆就是他们公司的。

  这名保姆是否与公司签订了合同?这名男子表示,保姆与公司签过合同,是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此可以放心。

  不过,这名男子随后又告诉记者,雇主需要与家政App、保姆签订一份三方协议。

  既然保姆已经与公司签过合同,那雇主只需与公司签约就行了,何必要签三方协议?见记者提出疑问,工作人员含糊其辞,随后挂断电话。

  除了通过家政公司或中介介绍,熟人间的介绍也是家政服务人员寻找工作机会的一种常见形式。

  熟人间的介绍是否会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协议呢?

  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刘女士不久前经熟人介绍,给母亲请了一名保姆。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平时不在家,母亲生活自理困难,于是在邻居的介绍下,请了一名老家在河北的保姆。

  “我与保姆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协议,都是口头上的约定。保姆是自己单干,没有公司也不通过中介,都是经过熟人间介绍接活儿。”刘女士说。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张女士也在熟人介绍下请了一名月嫂。

  “我们和月嫂之间没有签合同或协议,就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刚开始说的是一个月,后来我妈妈从外地赶来帮忙照顾孩子,就让月嫂离开了,月嫂也没有说啥。”张女士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家政人员为化名)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法制日报:中介不与家政人员签合同,更愿给新人介绍活儿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聘请保姆、护工,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老年化趋势加深的背景下,家政服务市场越来越大。然而,在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数量日益增多的同时,家政人员劳动权益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

  近日,中国(广州)第二届家庭服务行业圆桌会议举行。会议发布了中国家政产业首个“由政府部门牵头、产学研相结合”的数据报告。报告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家政服务支出一直呈两位数增长,母婴护理、家庭教育、护理陪护需求旺。家政服务仍然以熟人介绍为主,但超半数家政服务员未购买相关保险。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称,不少家政人员表示,他们在从事家政服务期间没有与家政机构或者雇主签订相关的合同或协议,尤其当雇主是熟人介绍的情况下,以口头协议居多。

  未购买相关保险、未签订合同或协议,家政人员在劳动权益保障方面还面临哪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今年5月,杨婷从老家山东青岛来到北京,经同村人介绍,她到一家家政公司参加培训。

  “说是家政公司,其实那就是一个中介机构。培训了几天,公司就给我做了登记。有活儿了,他们就会发布信息,如果我觉得合适的话就去应聘。”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她应聘过一个月嫂职位,看到中介发布了用人信息后,她觉得工作地点离她租住的地方比较近,于是决定去面试。

  “面试完了,对方觉得我比较合适,再把价格谈妥,这件事基本上就可以定了。”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面试完并且和雇主谈好条件后,中介会准备一份协议,由中介、雇主和她本人共同签订。

  “就是签这样一份协议,公司会从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中抽取一定的提成作为中介费,之后就没有公司什么事了。”杨婷说。

  是否与家政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或其他协议?“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在一个雇主家做完了,换新的雇主的时候会重新签一份协议,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杨婷说。

  为进一步了解家政行业有关情况,《法制日报》记者又联系了家政从业人员王敏。

  王敏来自河北沧州,目前居住在北京昌平。“我干这一行有10年了,之前在物业干,后来做家政。”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她工作过的家政公司和中介都不签劳动合同。“我做保洁,公司那边介绍活儿之后,我会和公司还有雇主签个合约或者协议,时间能管一年。第一个月工资给公司,他们扣20%之后再给我,第二个月开始雇主就直接给我钱了”。

  王敏告诉记者,在这一年内,如果雇主那边不需要她了,公司会给她安排另外的活儿,不会收取额外的钱。

  “我还曾在一家皮包公司工作过。这样的皮包公司承包了物业的活儿,再从社会上招工。公司安排去哪一户,我们就去哪一户,按月发工资。这样的皮包公司不会签任何协议。”王敏说。

  事实上,在只签订三方协议的情况下,家政从业人员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在10年家政服务工作经历中,王敏曾遇到过几家“不讲理”的家政公司。

  据王敏介绍,在签订了“管一年”的三方协议后,她自己也有几次出现做不够一年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公司会再给我找一家,但是我也遇到过迟迟不给推荐新工作的公司。”王敏说,出现这种情况之后,家政公司再给介绍就属于免费介绍了。一般来说,公司会更倾向于给“新来的”介绍活儿,这样公司可以拿20%的提成。

  “公司通常都会让我等等,其实就是不愿意给找了。我也懒得去找他们,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找另一家中介挣点钱。”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10年来,她就是这样游走于多家家政公司与中介之间,有合适的活儿就会去。如果发生违约不给继续介绍活儿的情况,她就换另外一家家政公司或中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不少人习惯在网站或者App上叫家政服务。

  记者下载了一款家政App,上面可以提供各种常见的家政服务项目,如小时工、保姆、家电清洗等。记者通过这款家政App请了名保姆,随后,当记者通过家政App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保姆电话时,却被告知找错人了。大约1个小时后,一名男子打来电话,自称是某家政公司的,询问起刚才请保姆的事情。

  在聊天过程中,男子自称是上述家政App的工作人员,在记者告知其相关要求后,他表示可以安排1名保姆面试。

  记者又询问安排面试的保姆与家政App的关系,这名男子表示,保姆就是他们公司的。

  这名保姆是否与公司签订了合同?这名男子表示,保姆与公司签过合同,是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此可以放心。

  不过,这名男子随后又告诉记者,雇主需要与家政App、保姆签订一份三方协议。

  既然保姆已经与公司签过合同,那雇主只需与公司签约就行了,何必要签三方协议?见记者提出疑问,工作人员含糊其辞,随后挂断电话。

  除了通过家政公司或中介介绍,熟人间的介绍也是家政服务人员寻找工作机会的一种常见形式。

  熟人间的介绍是否会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协议呢?

  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刘女士不久前经熟人介绍,给母亲请了一名保姆。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平时不在家,母亲生活自理困难,于是在邻居的介绍下,请了一名老家在河北的保姆。

  “我与保姆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协议,都是口头上的约定。保姆是自己单干,没有公司也不通过中介,都是经过熟人间介绍接活儿。”刘女士说。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张女士也在熟人介绍下请了一名月嫂。

  “我们和月嫂之间没有签合同或协议,就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刚开始说的是一个月,后来我妈妈从外地赶来帮忙照顾孩子,就让月嫂离开了,月嫂也没有说啥。”张女士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家政人员为化名)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张玉

湛江市种植睫毛哪里好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